2014年8月30日

[已發表]藝術的代價:蒲添生戰後初期的政治性銅像與國家贊助者(3/3)



蒲添生,鄭成功,1957,銅。圖片來源:筆者攝於臺南市火車站,2011.2


三、鄭成功銅像:紀念像的形象問題
 

在紀念性銅像的政經脈絡裡,藝術家是被支配者,是支配者權力意志的延伸,不僅連「藝術家」這樣的稱號都不被認可,甚至連紀念的形象都不見得是由他來決定。

臺灣戰後能夠仲裁、決定紀念像形象其實不是藝術家,而是內政部。以蔣中正與孫中山為例,1948年內政部就曾頒布「國父遺像張設辦法」,內容雖然是針對孫中山遺像的擺設,但是也對應著更早之前,國民黨臺北市黨部針對孫中山與蔣中正的形象所進行的規範。(註61) 往後許多關於紀念性人物形象的爭論,基本上也大多是由內政部決定,藝術家的意見只佔了非常小的部分,這一點在蒲添生製作的鄭成功像上最為清楚。


2014年8月29日

[已發表]藝術的代價:蒲添生戰後初期的政治性銅像與國家贊助者(2/3)





蒲添生,孫中山銅像,1949,銅。
圖片來源:筆者攝於臺北中山堂,2010.08。
 (續前文:[已發表]藝術的代價:蒲添生戰後初期的政治性銅像與國家贊助者(1/3) )

二、孫中山銅像的建立:紀念性與公共性的認可
 

蔣中正戎裝像揭幕四個月後,二二八事變爆發了。在事變中,陳澄波在嘉義水上機場被國府軍槍殺,死前留下一封遺書拜託蒲添生照顧家人。蒲添生在陳澄波被逮捕時曾請託陳儀的乾兒子蔡繼昆說情,但是未能及時救下陳澄波,而蒲添生本人據說因為工作室外面掛上國父、總統銅像製作廠的牌子而得以倖免於難。(註34) 

不過,蒲添生在二二八事件裡失去的不只是他的岳父陳澄波。二二八事件時,陳炘被臺北警察局刑警大隊帶走,羅織「陰謀叛亂首要」罪名逕行處死。來臺接收的少將陳邦傑因為與陳儀不合而被轉調到福建,最後到了上海不再回來臺灣。(註35) 陳儀先是被免職,之後又被任命為浙江省主席。1949年他看到國民黨在國共內戰中節節敗退,意圖投靠共產黨被揭發,最後被押解回臺灣,於1950年6月在馬場町被槍決。

這些都是當初聘請蒲氏鑄造蔣中正戎裝像的相關黨政人脈,他們都沒有因為參與蔣中正銅像的製作而倖免於難,而由二二八牽動著國民黨內部的人事巨變,連帶也拖延了孫中山銅像官方儀式的進度。

2014年8月28日

[已發表]藝術的代價:蒲添生戰後初期的政治性銅像與國家贊助者(1/3)





許伯鑫攝,八德路 敦化南路口,1991,照片。
圖片來源:張照堂等撰文,《老.臺北.人》,臺北市:臺北市政府新聞處,1998,頁180。

(本文原載於《雕塑研究》,2011年5月號,頁1-60。感謝朱銘美術館期刊編輯部在本文發表時所給予的協助。)

前言

1941年蒲添生乘坐船回到臺灣,結束他在日本的留學生涯。十年前,他獨自乘船來到日本,一開始先在川端畫學校準備考試,隔年順利地進入帝國美術學校的日本畫科。後來蒲添生決定轉向雕塑,重新考入同校的雕塑科,並在1934年進入朝倉文夫門下,開始八年的學藝生涯。1941年太平洋戰爭後期,由於東京飽受轟炸,臺灣相對安穩,蒲添生在家人的催促下回到臺灣,從此開始了他另一段人生。